document.write('
')

文心文学网

黄河岸边是家乡[ ]

作者:沧月 时间: 2021-7-9 14:33 阅读: 36 评论:0
导读:我的老家地处黄河与延河相交之处的小山村,网络信号时断时续,电脑手机无用武之地。这几年,儿子在西安上大学,我在县城上班,母亲独自一人守候在家园。儿子放假也没有回老家,整日呆在家里忙着写毕业论文。他对于家 ...
      我的老家地处黄河与延河相交之处的小山村,网络信号时断时续,电脑手机无用武之地。这几年,儿子在西安上大学,我在县城上班,母亲独自一人守候在家园。儿子放假也没有回老家,整日呆在家里忙着写毕业论文。他对于家乡观念淡漠,不像我对家园那样一往情深,梦魂萦绕。母亲在电话那头特别惦念孙子,希望他能回去住几天,以慰老人渴盼的念想。于是,我专门请了几天假,借此带着儿子回老家探望老母亲,看看生我养我的黄土地,喝喝那清列甘甜的山泉水,听听滚滚黄河的咆哮声。这是一条家乡的河,因为它从我家门口流过,它又被人们誉为母亲河。
       近了近了,更近了,家乡在望,我的心越来越激动。我想起李东的诗句:泪眼婆娑里,我一次次回到你怀里,一次次痛苦的别离,每一次回家都是心灵的淬炼。我的家乡呀!我深爱的家园,天下最美的地方就是这里,就是这宽阔险峻的黄河大峡谷,就是这声声不息的黄河水,就是苍凉古老的小山村。 这条路不知走过多少次,不知迷恋过多少次,梦见过多少次。它从一条狭窄的黄土路变成了柏油路,再变成水泥路,每一次改变都是祖国大地沧桑巨变的一个缩影。黄河水、黄土地有无穷的魅力吸引着我,迷恋着我,让我忧伤,让我心醉。汽车穿行在黄土高原上,心里感到莫大的幸福和慰藉。道路弯弯曲曲时起时伏,翻过一架大腰岘,到了,就到了!滚滚的黄河水历历在望,我家窑背上那棵古槐树正在哪里招手,向我含笑致意,它正在热情地欢迎我。
        汽车停在大门口,一下车就是满目葱茏的树木,一派生机盎然的绿色世界,就是那家门前昼夜不息滚滚流淌的黄河水。“吱呀”一声推开大门,掀起密缝着花花绿绿的门帘,门虚掩着,推门进去,母亲正侧卧在土炕上睡午觉。听见开门的声音,她坐起身来,一看到了我和她那宝贝孙子突然出现在眼前,她那被日月雕刻的满脸皱纹,顿时的舒展开了,满脸尽是发自内心的笑容。母亲连忙下炕,从后旮旯抱起一颗西瓜放在案板上,切开西瓜,挑最大的一块递给儿子说:“奶奶早都想你了,你就是迟迟不肯回来。”儿子说:“奶奶,我正在写毕业论文,这两天刚忙完。”母亲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她的背驼得越来越厉害了,头发全白了,骨瘦如柴的手上满是老茧,凸出的青筋血管盘旋在手背,母亲老了,耳朵也不好使了,若不大声说话,就会张冠李戴乱回答。
        我张罗着帮忙往水瓮里抽水,两条大瓮抽得满满的。母亲忙着和面、揉面、擀面,灶口旁堆着干枯的树枝,儿子搬来小板凳坐在灶口前,忙着生火填柴。一会儿,一盆热气腾腾的面条放在土炕上,母亲揭起褥子,铺上油布,端来盘子先给儿子盛了一碗面条,接着给我和她各舀了一碗,这碗饭有千斤重,沉甸甸的。母亲不知为我们兄弟姐妹六人舀了多少饭,递过多少碗,这哪里是饭呀!这碗里是沉甸甸的爱。她老了,儿女们都各自成家立业,过自己的光景,唯独母亲孤苦伶仃地在家里,无人陪伴,无人照看。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暗自垂泪。俗话说养儿防老,真正陪她变老的又有几个?在儿女们家里谨小慎微,生怕说错话,做错事受到儿媳们的斥责嫌弃。就因为她睡觉打鼾,磨牙,整天唠唠叨叨,让儿媳视如眼中钉、肉中刺,故意当着她的面和丈夫闹事吵架。可怜的老母亲只能含泪离开儿子的家,回到了冷冷清清的老家。在老家她可以自由出入,不受任何拘束,无聊时找几个老友拉拉家常,以消磨这晚年的日子。 
        老家院子里安放着一盘石磨,大门外有一个石碾子,母亲经常会坐在碾盘上,回忆过去忙碌的岁月。或者默默地念叨着远方的儿女、孙子、外甥,接一个电话能高兴几天。为了安慰她,我三天两头给家里打电话,也让儿子打电话。院子里,她栽种的西红柿果实累累,豆角爬上了树干,南瓜蔓子把围墙打扮得漂漂亮亮。这一排三孔土窑洞仍然在苟延残喘,在风雨飘摇中逐渐裂开了缝隙,西面的那孔已塌了许多土。空荡荡的粮囤早已饿得皮包骨头,没有人往里面倒一粒粮食,就连老鼠也饿得头晕眼花,吱吱地叫着,在窑洞和院子里面乱窜。门楣上和两边的对联已经发白,窑洞里的墙上挂着两个沾满灰尘的相框,里面有我过世的爷爷、奶奶和父亲,孝敬父母不能等呀!
       想起曾经爱我的爷爷和命途多舛的父亲,我就忍不住泪如雨下。每次回来总要到他们的坟头看看,摸着胸口好好想想,我对得起他们吗?那供桌的祭品他们能吃到吗?如果他们活着时候我能多陪他们说说话,给他们买一些最爱吃的食物,那该多好啊!我在心里说:爷爷、爸爸,我要走了,我下次再来看你们。山风吹散了袅袅的香烟,梨树遮蔽了坟堆,我提着空落落的篮子,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
       接下来几天,我和儿子冒着炎炎夏日,艰难地在曾经耕种过的土地上行走,脚下是荆棘满地,稍不注意就会被圪针挂破衣服,刺伤身体。我们不停地用手机拍摄照片、视频,进城后可以做成快手向外发布。我是黄土地的儿子,我深深爱着这片土地,我拥抱着它,我亲吻着它。如果土地是一张白纸,那生长在土地的一切生命都是文字;都是天地之间最壮丽的诗篇;都是最生动活泼的舞台。演绎着生死离别,周而复始,生生不息。多少羊肠小道被野草灌木覆盖,多少乐园无人问津,被冷落的土地沉默着。在《道德经》里有这样的记载: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这就是天地之德!
       住了几天,我们又要离开了,母亲万般不舍。当我们辞别母亲登上客车的时候,我看到母亲靠在大槐树的树干上,右手拄着拐杖,无声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下来。“到了县城记的给我打电话……”班车已经走出了老远,母亲还呆呆地望着客车去的方向眺望。高原上依然郁郁苍苍,而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在这莽莽的万山丛中,在美丽的黄河岸边,在俊俏的延河之滨,有一个宁静祥和的小山村。那就是我的家,有我慈祥的老母亲,默默守望着出门在外的亲人。
翻不过的大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编者按】【审核:】

最新评论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网站地图

GMT+8, 2021-7-15 21:06 , Processed in 0.079062 second(s), 37 queries .

Powered by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 威尼斯人下载 云顶集团下载官网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官网 云顶娱乐官网登录入口 云顶国际手机app 云顶娱乐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