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文心文学网

父亲的老屋[ 晨曦文学社 ]

作者:winshine 时间: 2021-1-23 23:06 阅读: 409 评论:0
导读:我 一直以为很了解父亲,不过却搞不懂父亲为什么死死留住那老屋。  低矮的老屋,孤零零地留在风雨中,时光侵蚀着它的门。徘徊在门口时,只有些平常小事仍萦绕在我的记忆中。  记忆中,爷爷喜欢坐在门口,“吧嗒 ...
      我一直以为很了解父亲,不过却搞不懂父亲为什么死死留住那老屋。
    低矮的老屋,孤零零地留在风雨中,时光侵蚀着它的门。徘徊在门口时,只有些平常小事仍萦绕在我的记忆中。
  记忆中,爷爷喜欢坐在门口,“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眯着双眼,弓着腰,一副陶醉的样子。有时呛得满脸通红,急忙招我给他捶背。那场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抹残阳落了又起,起了又落,染红了老屋的那扇门。许久,那门在风中“吱呀吱呀”地摇曳,我听出那声音是多么凄凉。后来,爷爷走了,坐在老屋门口的人没了。再后来,迁了新居,奶奶却常常回到老屋沉默的坐着,两眼发呆,家里人也劝不动她。那时,我已懂得,老屋承载了奶奶太多太多的回忆和感伤。记得奶奶还喜欢倚着老屋的门唠叨,唠叨一些我好奇的往事。偶尔有几个老婆婆聚在老屋拉家常:谁家儿女不孝啊,谁先入土为安,谁家缺盐少米,靠大家帮衬等等。奶奶偶尔也埋怨那糟老头儿去得太早,我噙着泪,听奶奶呜咽,似懂非懂。
  随着时间的流逝,老屋摇摇欲坠。村里人也劝爸把老屋拆了,爸没答应。他走到老屋门口,喃喃地说:“留住吧,等我老了,还住老屋。”我懂他的意思,爷爷奶奶都在这里去了,而老爸也已人在中年,自然想到了自己的归宿。不过,那时候,我还不懂父亲为什么选老屋。我只看见父亲没吱声,摸了摸那扇门,转身走了,似乎带着泪。
  如今,我站在老屋门口,并不愿触及那尘封的往事,因为有些事如同这老屋,太多太多的经历,反而让我们沉默。或许是成长,我渐渐懂了父亲的老屋。老屋,是爷爷和奶奶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这里贮存了父亲和他们共同的记忆和时光。
  缭绕岁月无声的沧桑,因为昨天与今天如同老屋的门,刻下太多太多的印记,却能让我们从迷茫中惊醒,让我们自强不息。
  站在老屋的门口,想着平常的小事,明白了老屋和父亲的那份厚重感。
【晨曦】青春——任性的年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编者按】【审核:】

最新评论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网站地图

GMT+8, 2021-7-25 15:14 , Processed in 0.069597 second(s), 37 queries .

Powered by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 威尼斯人下载 云顶集团下载官网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官网 云顶娱乐官网登录入口 云顶国际手机app 云顶娱乐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