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文心文学网

《闯荡在都市边缘》第005章[ 青藤文学社 ]

作者:冷月888 时间: 2021-1-29 12:28 阅读: 468 评论:0
导读:第005章 二叔受伤讨薪难 二婶累倒生计苦  “婶儿,叔他们来信了。”星期天放学回来,苏浩还没来得及放下书包就扬着手里的信封冲院里叫着。  由于山路崎岖路途遥远,邮政局为了方便省事统一把各个村子的信件放在 ...
第005章 二叔受伤讨薪难 二婶累倒生计苦

  “婶儿,叔他们来信了。”星期天放学回来,苏浩还没来得及放下书包就扬着手里的信封冲院里叫着。

  由于山路崎岖路途遥远,邮政局为了方便省事统一把各个村子的信件放在村供销社,等读书的娃娃星期天放假或者村里人置办货物的时候顺带稍回去。

  话音刚落,二婶从屋里走了出来,问:“小浩,信里都说啥了?他们在外面咋样了?”

  在院侧自留地忙活的大婶听到动静,从篱笆围栏里探出脑袋问:“浩娃子,你叔们来信了?”苏浩冲大婶‘嗯’了声说:“来了。”

  大婶放下手里的活,抻着衣裳上的草渣子来到院子里显得有点迫不及待,急吼吼的又问:“可算是有个信儿,咋样,挣下钱没?”

  卧病在床的茂朴老汉听到院子里咋咋呼呼的动静,爬起来佝偻着身子拄着拐杖站在门口,关切的问:“来信儿了?”

  “爷,我这就看看说啥了?”苏浩说着就撕开了信封,他们一下出去两个多月一直也没有个信家里人都操着心。苏浩打开信封一看信是大伯写的,简单明了说了下在外面的情况,在信的结尾说老板给每个人预支了五百块钱,邮寄回来补贴家用让家里注意签收。

  两个婶子听得眉毛都舒展开了,家里正愁没米下锅,连油盐酱醋的钱都要在店里挂账,这下好了,男人们总算邮钱回来了,虽说不多可总能缓一时之急。

  苏浩受两个婶子的情绪感染也跟着高兴起来,拿着信一蹦一跳的去通知孙茂才和路有财他们两家,免得让人家心里没着没落的揪心,谁家不是等着盼着男人们挣下钱应急呢?

  这些天天气阴晴不定,老天爷像得了前列腺炎一样总是那么滴滴答答的淋几滴雨,这样的天气是没有办法生产的,老板只好给大伙放假休息,趁着这个空当大伙三三两两到几公里外的镇子上溜达。

  大伯他们一边往镇子溜达一边计算着出来的日子,看着路边麦田里大片即将成熟的麦子,一阵微风拂过,麦浪就像湖面上的水波一浪接一浪的翻滚,沉甸甸的麦穗压弯了麦秆,看到这些就好像看到热气腾腾的大白馒头和飘着油花劲道的面条,心情也不由得跟着舒畅起来。
       大家默契地蹲在麦田地土疙粱上望着麦子抽起烟来,大伯抽过一根烟后扔掉烟屁股,收回了沉思,说:“咱们出来的日子可不短了,不知道家里的麦子咋样了?”

  孙茂才插话道:“咱那边可能要早几天吧,该回去收麦子了,成福,啥时候和老板说下把咱的工钱结了,家里可都指望着咱早点回去呢。”

  路有财也跟着说:“哎,还真有点想家了,等结了工钱,好歹给婆娘娃娃们置办件衣裳。”

  大伯看大伙着急,就说:“好,有空了和老板说下,再咋也不能把地里的庄稼给耽搁了。”

  这天下班刚好撞到老板从外面回来,他们顾不上吃饭就一起来找老板要工钱,老板听他们说要回去农忙表现出很理解的姿态,毕竟当初答应过他们,可马上又愁眉苦脸地倒起了苦水:“这会儿真是没钱呀,我这砖厂也是年前从别人手里接过来的,啥情况不用说你们也知道,咱一个外地人在这儿开厂不容易,给村干部送礼这些都不说了,一些本地人过来拉砖还要赊账,我的好多款子也没有到账……”

  “咋了,老板,我们来的时候可是说好农忙要回去的,家里没有壮劳力就指望我们回去呢,你不给工钱咋个回去?”路有财一听就急了。

  老板面露难色对他们说:“你们的难处我都理解,出来挣钱都不容易,这样吧,我这几天尽量给你们想办法把钱凑出来,你们看能成不?”

  孙茂才说:“那要多久嘛,我们能等,可地里的庄稼等不得嘛。”

  老板边整理桌上的文件边说:“我尽量快点你们看咋样?”

  大伙听得心里都不得劲儿,大伯看看这样催也不是个办法,寻思着在别人的一亩三分地上要是闹僵了工钱更不好拿,只好对老板说:“那我们就再等两天,谁都会遇到个难处,不要耽搁回家收庄稼就成。”

  大家心情忐忑一连等了几天,老板也没出来给个说法,甚至连他的面都碰不到,不知道是在外面忙还是故意躲着他们,到了第五天刚出工的时候,终于看到老板从办公室出来准备开车出去,他们火烧眉毛一下子就把老板围住了。

  大伯眼看着日子一天天耽搁着也顾不得面子了,想着怎么也得把工钱要到手,用近乎哀求的口吻说:“老板,我们等了这么多天了,把我们的工钱结了吧,急着回去收庄稼呀,家里人都等着嘞。”
       老板还是束手无策的说着抱歉的话:“真的是对不住你们,不是不给你们,我这几天也在忙着要款子给你们想办法……”

  “咋了,你说话不算话呀,要不是家里有事也不会催你嘛,这样回去咋和家里人说嘛,你咋当老板的,我们几个拢共才万把块钱,干嘛还拖拖拉拉?”还没等老板说完,路有财就按不住火气激动的大声和老板争辩起来。

  孙茂才也帮腔附和说:“老板,你这样我们罢工不做了,咋能这个样子嘛,说得好好的咋又变卦了?”

  “说啥,罢工,罢啥工,我又没说不给你们,现在现金周转不开你们就嚷嚷着不干了?”老板一听他们闹着罢工就急眼了,瞬间变了一副嘴脸,嗓门也提高了几个分贝。

  一向沉稳的大伯看老板这个态度也毛躁起来,等了这么多天早心烦意乱,就据理力争冲老板大声说:“那也不能一直拖着吧,你上次说过两天就好,你看看这都几天了,我们能等地里的庄稼能等吗?”大家一起帮腔附和,结果争执声音越来越大一下把上工的人全部吸引过来了,老板的老乡也在一边不怀善意冷眼旁观着发生的一切。

  大伙拿不到工钱越说越激动,孙茂才干脆一屁股坐在老板办公室门口的石墩子上,黑着脸火大的说:“你说过两天,这不是糊弄人嘛,我们不想听你的弯弯绕,你今儿说啥也得把工钱给我们结了,不给钱就不干了。”

  老板自知理亏,面露难色继续敷衍道:“你们先去干活,我想办法给你们搞钱,尽快帮你们弄钱成不?”

  路有财不吃他这一套,板着脸说:“不干了,你还要拖到啥时候?”眼看越说越僵,围观众人也有点躁动不安,场面有些乱哄哄的。这时,老板的一个二杆子老乡在人群里有恃无恐,火上浇油的冲他们挑衅 :“不给你们又能咋的,想打架是不?”

  听他这么一叫,大伙更是无法冷静,路有财黑着脸瞪着他,叫道:“咋了,干活不给工钱还有理了,人多就了不起是吧?”

  “是又咋的了?”那个二杆子仗着人多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就冲着他们扔了过来,砖头擦着孙茂才的脸颊飞了过去,不给钱还打人,这他妈不是欺负人嘛,这些天要不到钱的窝火在这一瞬间爆发了,于是大家着急忙慌各自在地上摸着能用的砖头瓦块。

  “你麻辣隔壁的,找死是吧?”暴脾气的孙茂才抓起一块板砖就飞了出去,砸得对方一人满脸血。大伯看对面的人群一下骚动起来暗叫糟糕,人家人多打起来自己这边肯定要吃亏,老板更是着急,真要在这里闹出人命,他的砖厂也不用开了。可此时场面已经失控,双方抓到什么打什么,砖头,木棍,铁锹变成一场混战,大伯他们寡不敌众边打边往老板的位置退,对方顾忌着老板倒也不敢乱扔砖头。

  “啊……”突然二叔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在混战中不知道谁用铁锹狠狠的拍在他的大腿上,大伯一看就声嘶力竭的叫了一声:“不要再打了,出人命了。”
      老板一看出事了,扯着嗓门喊:“停手,都给我停手……”

  二叔的惨叫让打红眼的人终于冷静了下来,大家面面相觑顿时鸦雀无声。突然听到一块砖头落地的声音,接着一片稀里哗啦人们都丢下了手里的东西,大家都怕了,要真是闹出人命后果就严重了。

  人往往就是这样,一个人打架可能会有所顾忌,人多的时候感觉法不责众就没有了法律的意识。这些大多都是老实巴交出来挣钱的农村庄稼人,看到有人受伤害怕担责任丢掉手里的凶器一哄而散。

  二叔抱着大腿在地上翻滚哀嚎,豆大的汗珠往外冒,大伯他们三个赶紧把二叔扶到了办公室的椅子上。路有财气得七窍生烟,顿感委屈眼泪跟着流了出来,暴躁如雷的叫道:“老子跟他们拼了!”

  “有财,别再闹了……”大伯急忙叫住他,要是他再出事可怎么回去见人?

  老板看事情严重一下慌了神,上去一把揪住他那个二杆子老乡给了他一拳,吼道:“要是出事了抓你去坐牢,净给我添乱,”那个家伙终于知道后怕了,嗫嚅着不敢吱声。

  老板叫人把二叔抬到了医院,检查以后差不多算是废了一条腿,想要恢复要很长一段时间了。看着二叔被废得一条腿,几个人心情沉重,回去咋和家里人说嘛。大伯气得老泪纵横,本来说好可以拿到的工钱却闹出这事,招谁惹谁了嘛,孙茂才气得跺着脚嚷嚷着:“报警,让警察来处理,我就不相信没王法了?”路有财也跟着附和着。

  老板怕警察一介入麻烦就大了,赶紧把村干部找来调解,在村干部的周旋下帮老板要回了村里欠老板的部分欠款,把他们的工钱结了,最后把那个闹事的半吊子抓到派出所,扣了他的全部工钱赔给二叔,老板又给了二叔一笔赔偿,哎!在人家的地盘上也只能如此了。

  几个人垂头丧气扶着一瘸一拐的二叔往回赶,因为二叔的腿伤又耽搁了几天。回来的时候,路边麦地里的麦子早已割了大半,没有收割完的人家还在地里忙活着。金色的麦浪随着微风一浪接一浪的翻滚着,看来今年是个丰收年,但他们的心情沉重谁也高兴不起来。

  一行人走到村口,小队长姚明贤看到他们从外面回来,正准备上来寒暄几句,突然看到二叔的腿伤,吃了一惊:“成贵这是咋了嘛?”

  “哎……”大伯就怕回来村里人问,一时欲言又止,路有财苦着脸叹息着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个大概,听闻此事的乡邻们不大会儿都聚拢过来嘘寒问暖,年轻后生们义愤填膺的骂着,年老的长辈们摇头叹息着。

  一众乡邻帮着把二叔搀扶到家,家里人看到二叔这样都难过的耷拉着脑袋,茂朴老汉躺着床上听到院子乱糟糟的动静,费劲巴拉的爬起来一看差点栽倒地上,突如其来的打击让老爷子有些接受不了,老二家本就一贫如洗缺吃少穿,这下不是雪上加霜了吗?

  “哎……”茂朴老汉长叹一声,在众人的搀扶下又躺在了床上,他知道这个时候绝不能倒下,家里已经乱成一窝粥了,地里的庄稼还有大半没有收呢,自己不能再给这个家添乱了,安慰自己不能气着,再怎么也要硬撑下去。

  两个婶子听说二叔的事丢下地里的活儿着急忙慌地赶回来,本来指望男人们回来帮着收庄稼,可看到他们这样回来泪珠子止不住吧嗒吧嗒往下掉。家里围了一屋子的乡亲,二婶顾不得难过忙着给大家烧水喝茶。

  哎!屋漏偏遇连阴雨,二叔受伤家里就少了一个壮劳力,二婶既要照顾受伤的二叔和两个娃娃,又要忙活地里的活儿,苦难犹如狂风暴雨袭击着这个摇摇欲坠的家,生活的苦难并没有压倒她,日子再难也要过下去,不能让人在背后说自己的闲话。

  半夜,屋外的月光穿过树梢,穿过窗户射进来少许光亮,二婶就起来收拾了,娃娃们正在酣睡,二叔听到动静惊醒了,心生惭愧闷着头什么也不说看婆娘忙碌着,二婶啃了几口前几天蒸好的干硬馒头趁着月色大好就下地干活了。

  月色淡然无暇,幽静的夜里显得清冷孤独,月光中不时透出的忧郁和伤感,一如二婶此时的心情,旷野里静寂一片,虫鸣鼓噪在高悬的月色映照下更增添了一份冷寂……

  等她割完一大片麦子乡邻们这才出来上工,不时有人打招呼说:“他二婶,咋这勤快呢,要是忙不过来就言语一声。”

  面对乡邻的好意,二婶弯着腰抬起头轻声细语的说:“不用了,忙得过来的,多割几镰刀就好了。”说话的时候继续忙着手里的活儿,镰刀‘嗤啦嗤啦’的割着麦秆。
      大伙看着这个好强的女人感叹着她的不易,连平时说她闲话的碎嘴婆娘们也不好说她什么了,农民大多时候还是淳朴的,虽然平时有点磕磕碰碰,但谁家有点难处大家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到了中午,毒日穿过树叶子直射下来,晒在身上火烧火燎的,大多收割麦子的庄稼人吃饭以后在家里的树荫下摇着蒲扇休息一阵子再出去忙活。

  可这个时候二婶还在地里忙活着,为了早点把麦子收完,她从天光未亮一直忙碌着,麦地里无遮无拦,日头变得异常毒辣,阵阵热浪拂过苏家坡山梁的密林汇集在这片山坳里,一道道汗珠子像蚯蚓一样在脸上爬,汗水弄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衣裳也被汗水浸透了贴在身上,她直起腰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子,看前面还有一大片没收割的麦子,拧开水壶喝了一口水,没有停歇继续埋头挥舞着镰刀……

  苏浩在桃树下的磨盘上乘着树荫写作业,树上的知了热得叫个不停,二叔拄着拐杖过来跟他说:“浩娃子,你去喊你二婶回来吃饭吧,咋这么晚还不回来?”

  苏浩透过树叶子看了看头顶上刺眼的日头,应声道:“我这就去。”

  不大会儿,苏浩就火急火燎的跑了回来,带着哭腔在院里喊:“二叔,二婶她、她……”他慌张的说话都不利索了,一下子把院子的人都惊动了,大家七嘴八舌的问:“咋了嘛,出啥事了?”

  苏浩这才费劲的说:“二婶她昏倒在地里了……”一下把家里人惊得目瞪口呆。

  茂朴老汉赶紧催促道:“你们还愣着干啥,还不把雅玲弄回来,干活不要命了?”

  “小浩,你婶儿在哪块地?”大伯问了一句转身进屋灌了一壶凉水。

  一家老小跟着苏浩一起往地里跑,一看二婶中暑晕倒了,大伯顾不了那么多把她扶起来灌了几口凉开水把她背了回来,大婶去邻居家找来一瓶藿香正气水给她灌下去,二婶这才缓过劲来睁开眼看了看大家眼泪流出了来。

  两个娃娃更是心疼的抱着娘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二叔心中愧疚,拄着拐杖红着眼站在一边一声不吭,自己这样真是苦了婆娘了。一家人围在床边看着二婶心情沉重,刁蛮的大婶这个时候也表现出女人善良的一面,用胳膊扶着二婶喝水痛惜的数落着她:“雅玲你这是弄啥嘛!不要命了!干活儿也要分个轻重嘛,成贵都那样了,你要是再累出个好歹,让娃娃们咋办嘞?”

  二婶脸色蜡黄满脸虚汗,有气无力的说:“嫂子,地里的活我不勤快点能咋办嘛?”她这么说着哽咽的抽泣不止。

  大婶被她的情绪感染,安慰她说:“雅玲,你看你说的是啥,不是有我和你大哥嘛,一家人我们还能看着不帮你咋的?”

  “嫂子……”二婶深受感动,眼圈红红的叫了一句,就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大伯他们抽着空子把二婶家的麦子也收了回来,这种打折骨头连着筋的亲情始终是割舍不掉的,大伯更是自觉承担了他们家的活,他一个人干了两家的活儿,总是早出晚归的忙活着……

《闯荡在都市边缘》第004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闯荡在都市边缘》第006章
【编者按】【审核:】

最新评论

赞助推荐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文心文学网 ( )|网站地图

GMT+8, 2021-7-15 20:58 , Processed in 0.089123 second(s), 37 queries .

Powered by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 威尼斯人下载 云顶集团下载官网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官网 云顶娱乐官网登录入口 云顶国际手机app 云顶娱乐官方下载